栏目导航
宠物常识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9-66889887
地址: 西咸新区秦汉新城正阳办张家湾村58号
当前位置:主页 > 宠物常识 >
主人隔离宠物疑被滚球扑杀?官方回应:涉事人员已被调岗并责令道歉
发布日期:2021-12-04

  近日,江西省上饶市信州区金凤花园小区“主人隔离时宠物狗疑被扑杀”一事引发关注。@信州发布 13日晚发布相关情况的通报,内容如下:

  11月12日,一群众通过网络反映她到酒店集中隔离后,留在家中的“宠物狗疑被扑杀”。

  得知信息后,该网民所在的西市街道迅速成立调查组进行调查。经核实,该网民所在小区为防疫封控区,需对居家环境进行全面消杀。社区要求居民前往集中隔离点时不锁门,当防疫人员上门消杀时,发现其家门已锁。工作人员随即联系辖区民警,在民警的见证下,开门进行消杀。但现场工作人员在未与该网民进行充分沟通的情况下,将宠物狗进行了无害化处理。

  目前西市街道办已对相关人员进行了批评教育,调离相应岗位,并责令向当事人诚恳道歉,已取得该网民的谅解,同时,该群众对疫情期间防控措施表示理解。

  据媒体此前报道,11月12日,江西上饶一则反映上饶市信州区金凤花园“隔离宠物狗疑似被扑杀”的视频及文字受到关注,有网友爆料,小区人员酒店隔离不允许带宠物,隔离期间小区会进行消杀,隔离期间,宠物狗滞留家中被铁棍敲打头部,疑似被带走扑杀。

  另据报道,一位同住金凤花园的网友也遭遇了类似的情况,“我也是从家里监控看到他们(防疫人员)拿着黄色塑料袋和铁棍进来(家)了。”

  11月13日,当事人傅小姐向记者出示了其24小时内的核酸检测报告,报告显示其检测结果为阴性。

  据东方网,11月12日晚当事人傅小姐表示,她于11月12日凌晨接到通知,出于疫情防控的需要,滚球上饶市信州区金凤花园的住户需前往指定酒店进行隔离。

  据傅小姐回忆,当日上午9时许,她曾向上门登记的防疫人员确认柯基“炒粉”的去留问题,得到的答复是:“不会把狗怎么样的”。

  14时许,已抵达隔离酒店的傅小姐通过家中监控,确认了柯基“炒粉”的安全。“她(防疫人员)说她帮我去看过了,还帮我关了门,没有对狗怎么样。”傅小姐告诉记者。

  然而,16时40分左右,傅小姐却从手机上看到了另一幅画面,家中监控所同步来的画面显示,两名身穿白色防疫服的工作人员,撬锁进入她的家中,手持铁棍敲打柯基“炒粉”的头部,随后两人一狗离开了监控范围,柯基“炒粉”生死未卜。

  傅小姐向记者表示,自己看到这一幕十分担心,立即拨打了社区防疫人员和其他工作人员的电话,但都未取得任何答复。

  当居住区域出现疫情,需要进行集中隔离观察时,居民的宠物应当如何在防控疫情的前提下,进行人性化的管理?事实上,很多地方均有相对成功的管理经验和模式。

  今年年初,上海报告3例本土新冠确诊病例。上海黄浦区分批将昭通路居民区(福州路以南区域)居民转移到宾馆集中隔离,而居民家中的宠物狗也可随行前往。

  此前,北京大兴区对天宫院街道融汇小区部分居民进行集中隔离观察。在这一过程中,考虑有些家庭饲养的宠物需要照料,在保证各项防疫要求严格落实到位的情况下,同意留下一名家庭成员居家隔离照料宠物。

  不久前,针对集中医学观察人员家中宠物无人照料问题,昌平区副区长佟立志表示,在征得业主同意后,将在上门采集检测后转运至第三方专业机构进行寄养,目前正在开展寄养需求摸排统计,制定了无人照料宠物转运流程和管理方案,将由社区、区动物卫生监督所配合医疗机构做好宠物转运工作。

  传染病暴发、流行时,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立即组织力量,按照预防、控制预案进行防治,切断传染病的传播途径,必要时,报经上一级人民政府决定,可以采取下列紧急措施并予以公告:

  看了江西上饶市信州区西市街道关于隔离宠物狗相关情况的通报。将那只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已经感染新冠病毒的宠物狗打死,而且是以视频展现的方式处理的,显然缺少规则的依据。

  通报表示街道办已对相关人员进行了“批评教育”,并责令向宠物狗的主人“诚恳道歉”,表明该街道办认识到了工作人员的做法不对。但是上述通报没有以街道办的名义表达歉意,并且在叙述中对打死那只宠物狗使用了“无害化处置”的描述,引起很多网民的不满。老胡认为,从危机公关的角度说,这肯定不是一篇成功的信息通报,它引起网上负面舆论属于情理之中。

  不过我想对网友们说,要就事论事地看这件事,不宜将批评扩大为对那个街道、乃至信州区目前防疫工作的整体否定,更不应将此事看成各地动态清零工作的缩影。信州区出问题的这个小区发现了阳性患者,已升级为中风险地区,正处在小区进入封控、居民集中隔离、生活场所全面消杀的最紧张时期。基层防疫人员肯定有很多是临时动员起来的,他们的工作任务相当艰巨,而又未必所有人对处理各种事情有足够经验,抗疫来得很急,一线的防控资源同样未必充裕。

  在对他们的某个具体表现提出批评的同时,我们应该对他们工作的整体不易和处在一个容易出错的紧张环境中给予必要的理解。

  老胡完全能够对一些人看到宠物狗被棍棒打击时的强烈情绪感同身受,尤其是现在养宠物的人家非常多,所以大家留言指责这种行为,没什么说的。更何况该街道办对防疫人员做错了也是认账的。其实老胡刚看到这个视频时,我的第一反应同样是抵触的。但是我希望大家和我一样,不仅仅局限在视频的镜头中,它记录的只是信州区当前紧张抗疫无数镜头和画面中的一个,我们应当能够同时复盘信州区组织抗疫的更大场景,知道那里正在进行一场艰苦的战斗。

  我想很多人都了解,哪个地方只要发现疫情,基层的一线工作者就会进入近乎身心承受极限的工作状态。他们有时会出差错的,但正是他们不完美、磕磕绊绊的努力奋斗,最终推动了一个又一个地方动态清零的实现。

  不管怎么说,这一次互联网上对一只宠物狗被防疫人员在主人的家中打死强烈不满,人们希望无论多么正当的防疫工作都能够尽量做到有温度,这样的愿望值得各地组织防疫的官方和公共力量高度重视,我们的社会应当保持这样的价值追求,它本身就是正能量。同时对各地基层就是没有做到舆论期待的那样,就是会有粗暴的镜头被记录下来,我们的批评应当针对具体事,要避免上纲上线。我们不能因为出了具体问题而否定基层防疫工作者的整体艰辛努力,不要忘记中国抗疫挽救了无数生命这个最基本、也实为广大国人最在意的事实。

  不知不觉,2021年只剩下不足50天了。近两年,疫情成为人们生活中一个绕不开的关键词。但因为很多柔软的、温暖的、坚强的东西存在,我们依然对未来充满信心和憧憬。

  去年春节,由于疫情扑面而来,很多在大城市的上班族无法回家,不得不留在自己的出租屋,这当中有不少人是独居者。他们有的人,幸好有了宠物的陪伴,才过完了一个不是太过孤寂的年。

  疫情刚开始的时候,很多人都显得迷茫而慌乱,社交媒体上,到处都是“家里的猫粮根本无法支撑半个多月的隔离生活,真担心它们扛不住”“狗狗这么多天没人遛没人照顾,不敢想象回来后是什么样子”等疑虑。

  但是后来,我们看到了“上海居民集中隔离,牵着宠物狗一起上车”的视频刷屏,看到北京大兴区表示“有宠物的家庭可留一人居家隔离”,看到河北石家庄藁城区,畜牧工作总站此时派出临时救援服务队,一边消杀,一边代养猫、狗和家禽家畜。

  就在不久前,北京昌平还明确表示:针对集中医学观察人员家中宠物无人照料问题,在征得业主同意后,将在上门采集检测后转运至第三方专业机构进行寄养。

  这些举措,都得到了网友点赞,也应该被大力推广,成为一种大众常识和基本操作。疫情之下,人与动物,尤其是人与宠物之间,更应该是个相互依存的关系,而不是对立的、非此即彼的关系。

  无意间看到一个数据:2020年全国城镇宠物犬猫数量达到10084万只。养宠物,对很多人来说,已经远远不只是一个乐趣,而是把宠物当做了家人,当做了陪伴,把养宠物当做了一种生活方式。

  宠物不仅是他们的物质财产,也是他们精神依托的一部分。一只猫、一条狗,对于一个庞大的社会来说,可能微不足道,但是对于它的主人来说,就意义非凡。我们只有明白了这个道理,去真正尊重和理解个人的需求和意愿,才能想出充满人性关怀的措施来。

  疫情见文明,疫情见真情。疫情让我们看到了一些问题,也让我们看到了公众对人性化的呼唤。人性化不是抽象的,它体现在每一件小事中,体现在处事思维的每一个出发点。在疫情下如何对待宠物,采取了怎样的政策和措施,就是一个典型的写照。

  我相信,经历了这场疫情,人与宠物的关系,只会更加紧密。而我们如何对待宠物,如何对待别人的宠物,决定着我们能否完成一场文明升阶。

Copyright @ 2011-2021 滚球宠物机构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

地址:西咸新区秦汉新城正阳办张家湾村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