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宠物常识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9-66889887
地址: 西咸新区秦汉新城正阳办张家湾村58号
当前位置:主页 > 宠物常识 >
瑞安母女失散25年续:同村被拐的孩子如今在哪里
发布日期:2021-08-06

  温州网讯 温州瑞安市莘塍街道中村的蔡女士找到25年前被拐女儿茹茹,连日来成了当地街谈巷议的事,曾经母女离散的悲剧,最后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尾,但令人唏嘘的是,此事却牵出另外的辛酸事:在中村附近的几个村子里,就在茹茹当时被拐走的前后几个月内,还有另外两个女孩相继失踪,至今杳无音信。“这20多年来,我们也从来没放弃过寻找孩子,你们能否帮助想想办法?”昨天,这两名失踪孩子的家人,拨打电话向记者求助。

  这两名孩子,到底是怎样失踪的呢?她们有可能遭遇了什么?还有可能找得到吗?她们的家人,有着怎样的悲情故事?昨天,记者走进莘塍,为你掀开这几起尘封的悲凉旧事,以及几个家庭20多年来的寻亲轨迹。我们的目的就是,希望能与热心的你一起,努力寻找这几个跟茹茹有着相同命运的孩子。

  叶辽的家,位于瑞安市莘塍街道星火村,与中村仅数分钟车程。记者在该村一打听曾经是否有女孩失踪的事,村民很快就给出了答案,并详细告知叶先生的家在哪里。

  她说:“听说蔡妈妈家的女儿茹茹找到了,我们很替她高兴。当天我就跑到中村找她了,可她已经去深圳了,我想等她回来向她打听一下消息,看看能不能从她那里得知一些找我女儿的线索。”

  阮女士说,女儿叶辽失踪时,还只有三岁。1988年的11月,是她永远忘不了的时间,记得当时天气有些寒冷,她带着5岁的儿子和3岁的女儿去菜市场买菜,女儿穿着一件紫色的绒衫。他们经过村里电影院时,女儿叶辽吵着要吃糖饼,她给两个孩子都买了一点。但平时就喜欢吃零食的女儿,吃完后,站在路边吵着还要。因自己口袋里没有多余的钱,阮妈妈坚决不买了,拉着儿子先回了家。

  等她在家里洗完菜,女儿还没回来,阮女士出门寻找,可女儿已不见踪影。“前后时间也就半个小时左右,孩子怎么就不见了呢?”阮女士当时就慌了,赶紧召集亲戚朋友找遍了村里的角落,最后又报警,最终没有女儿任何消息。

  阮妈妈说,这些年来,她一直很自责,但农村的孩子,那时都在外面摸爬着长大的,谁都不会想到,短短时间内就不见了。

  对于妹妹叶辽的失踪,哥哥小叶也是一脸忧伤:“虽然我那时候也还小,不懂事,但长大后,每每想起妹妹,心中特别难过,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找她回来。”

  事实上,阮女士一家也是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寻找。两三年前,阮女士还与丈夫一起到当地公安部门做了DNA采集,并录入数据库,希望能碰碰运气。阮女士说,为了找到女儿,这26年来,她几乎什么办法都用了,去了很多地方,包括福建。因为那时候她就听说,女儿失踪时,有个福建人在村里转悠。但偌大的福建,她不知道从哪里找起,最后无功而返。十多年前,她听村里人说,在永嘉那边有一个女孩,很像她失踪的女儿。她也过去了,但后来发现并不是。

  至今,阮妈妈还很好地保存着女儿小时候所拍的照片。记者看到,照片上的小女孩长得胖乎乎的,很是惹人喜爱。阮妈妈说,现在一想起她,就会拿出来看看,虽然只有一个侧身照。

  阮妈妈说,女儿就爱吃东西,虽然她那时只有三岁,比哥哥小两岁,但她的个头比哥哥都要大,平时哥哥被人欺负了,还是她跑上去“护驾”的。

  “那时,叶辽已很懂事,看到哥哥被人欺负,都会跑过去保护他。算起来,她今年30岁了,应该也已结婚生子了吧。不管她现在在哪里,也不管她生活怎么样,我们都会想办法找到她。”蔡妈妈说着说着,又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蔡先生,与茹茹的母亲,住在同一个村,家里开了一家小服装店。说起女儿的事情,他是一脸难过。

  “从女儿失踪到现在已经是25年了,依然没有她任何消息,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蔡先生说。据了解,失踪的女儿小静是他的第二个孩子,她上面还有一个长她4岁的哥哥,还有一个小她9岁的弟弟。

  小静的母亲林女士告诉记者,女儿是7岁那年失踪的,记得是1989年4月13日(农历三月初八)下午3时到5时之间。当时的她,在厂里上班,丈夫则远在青岛。那天下午,女儿跟两个小朋友在村子玩,临近傍晚,爷爷奶奶见孩子还没回家,也怕孩子在外面冷,就拿了一件衣服出去,想给孩子穿上,结果没找到。一打听,那两个孩子都回家了,唯独小静不见了。

  在讲述往事时,蔡先生翻出了一张女儿4岁时在杭州所拍的照片,那是在一个公园里照的。蔡先生说,那时候他在杭州上班,女儿跟他们夫妻俩在杭州生活,4岁过后才回到瑞安老家。女儿一直就文静,从来不闹,根本不会离家出走,肯定是被人拐走的。前些天,大儿子打来电线年的女儿找到了,是不是他妹妹也有希望了。他听后也很兴奋,很想知道蔡妈妈是怎么找到女儿的。

  遗憾的是,蔡先生一家在女儿失踪后,除了当时报警外,夫妻俩至今还没有将DNA录入失踪人员数据库。蔡爸爸说,那时因为他们从来不知道有这个途径,这几天,他将跟妻子马上去公安部门办这事。

  蔡先生的大儿子说,他打电话告诉父母这一消息,也是想让他们再去派出所问问,看看有什么好的办法找到妹妹。妹妹现在也30多岁了,肯定成家立业了,作为哥哥,他很想念妹妹。他也经常跟弟弟说,找回妹妹,也是兄弟俩最大的愿望。

  几起孩子失踪事件,会不会是同一人所为?记者对话打拐专业人士

  记者发现,包括茹茹在内,莘塍街道的这三个孩子,当年是接连失踪的,叶辽是第一个,已经找到的茹茹是第二个,蔡建静是第三个,各自间隔只相差了两三个月。这种巧合不禁让人产生联想,这三个女孩,会不会当时都是被同一个犯罪嫌疑人或者一个团伙拐走的?茹茹找到了,对寻找另外两个孩子有怎样的意义?带着这些问题,记者昨天对话警方一名曾经从事打拐的专业人士,听听他的分析。

  答:这首先要肯定这些案件是否能串并,如果是单起被拐案件,那一个人作案也是有可能的,如果能串并,那应该会是团伙干的,最起码也是两个人以上的团伙。

  答:从时间和地点来看,这些女孩失踪的案子似乎有所关联,这应该是一条重要线索。

  问:据说当时福建那边流行抱养女孩当“童养媳”,除了这几起,其他地方是否也有女孩失踪?

  答:首先要尽快报警,然后采集失踪人员家人的DNA输入打拐数据库,通过全国联网进行查找并比对。另外,对被拐的孩子来说,向警方报案后,警方也会第一时间免费为其进行DNA查找比对。

  “宝贝回家”寻子网是隶属于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公益网站,经民政部门正式注册,是独具法人资格的地方性非营利社会公益团体。在该网站登记寻亲信息及志愿者提供所有寻人服务,均不收取任何费用。目前,该网站登记在册的寻子信息有2.5万多条,寻亲成功819例,共有来自全国各地的3万来名志愿者,帮助寻找被拐卖或者走失等情况的孩子,各个地方志愿者有一个QQ群。

  昨天下午,通过“宝贝回家”网站总部,记者联系上浙江区域的寻亲负责人之一甘霖。甘霖说,目前,网站的浙江志愿者团队有上百人,她主要负责工作组的协调工作。“与当事人核对信息后,如果是属于被拐的情况,我会建议他们第一时间去进行DNA入库,这个方法最科学有效。然而很多寻亲者并不知道这一渠道。”之后,甘霖需要做的,就是尽量丰富寻亲者的信息,主要是帮忙他们记忆,如走失或者被拐前穿的衣服、当时周边的环境、口音、生活习惯等等。然后,他们会在论坛上录入这些信息,再进行关键词搜索。

  甘霖介绍,目前登记在网站数据库里的,共有50多名要找孩子的温州家长。另外,想找父母的温州人,也有50来名。

  2009年4月,公安部正式建立“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DNA数据库”,即我们通常简称的全国打拐DNA数据库。这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由官方建设管理和维护运行的以打拐为主要目标的DNA数据库。截至2014年2月,通过这个数据库找到亲人的被拐儿童已经有3166名。

  在这个“国家寻亲平台”上,浩如烟海的DNA信息自动检索比对,重合的信息会自动跳出,这一过程叫“DNA盲比”。当这种信息检索碰撞出“火花”,就有可能意味着一个家庭的团圆。

  五类人员被警方列入DNA必检之列,包括已确认的被拐卖儿童的亲生父母、自己要求采集数据的失踪儿童的亲生父母,以及解救的被拐卖儿童、疑似被拐卖的来历不明的儿童、来历不明的流浪及乞讨儿童。被拐孩子的父母在进行血样采集时,夫妻双方最好都能到场,如果单亲到场,会降低信息比对成功概率。如果实在没有办法,只有父母一方,那么,最好能带上孩子的日常物品送检。因为这些物品上可能会采集到孩子的DNA信息。最容易提取孩子DNA信息的物品包括孩子用过的奶瓶、牙刷等,送检前一定不要清洗。

  昨天,记者从市公安局有关部门了解到,温州的打拐DNA数据库,目前有1042名孩子和79对父母的DNA录入在案。由于基数小,在我市通过数据库比对成功的案例,只有几例。

Copyright @ 2011-2021 滚球宠物机构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

地址:西咸新区秦汉新城正阳办张家湾村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