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9-66889887
地址: 西咸新区秦汉新城正阳办张家湾村58号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69岁老人收养1400只流浪动物的困境:有人特意遗弃有人要挟逼迫收养
发布日期:2021-10-17

  因患脑动脉瘤加之以前饮食不规律留下的胃病,文军红在自己的动物救助站直接晕倒了。医生告诉她,必须要住院治疗,同时要避免劳累和干重活。可文军红还是放不下山上的1400多个“毛孩子”,早上五六点去医院治疗,晚上五六点又回到位于重庆市沙坪坝区中梁镇庆丰山村深山里的动物救助站,通宵干活直到第二天才下山。

  1400,是一个大概的数字,救得太多,文军红也记不清救助站里具体有多少只动物了。救助站里绝大多数是狗,还有兔子、马、猪、狐狸等一些不常见的宠物。文军红在重庆“动保圈”里很出名,重庆动物保护圈子里都叫她“动物救星”。

  收养1000多只狗的故事发到网上去以后,网友们也纷纷称赞文军红有爱心。但其实文军红过得并不容易,把好几套房卖掉就为了继续维持救助站的运转,身体也被多年的劳累拖垮了。

  驱车从中梁山镇山脚往上走,弯多路陡且窄,最陡的坡度将近60度,路边便是数十米的悬崖,一个半小时的心惊胆战后,才来到这个被掩藏在绿荫里的文阿姨流浪动物救助站。其实,这个流浪动物救助站已经换了三个地方了。

  跟着文军红搬了三次救助站的司机老唐介绍,流浪动物救助站是从重庆南岸区的南山上搬过来。救助站在南山上维持了四年半,狗的数量翻了3倍,从最初的300多只到搬走后达到了900只;搬到庆丰山村以后,一年时间里又增加将近500只狗。

  司机老唐说,狗叫声扰民,动物粪便尿液夏天也臭气熏人,每到一个地方都会被周边的村民投诉,这也是救助站多次搬家的原因。就算是搬到庆丰山村的大山深处,也不太平,村民们依旧是集体反对,多次向当地政府投诉称污染水源跟扰民。

  这些年来,文军红搬了6次家,女儿为了支持她,卖掉了外公留下来的房子,文军红把卖房子的90万用来修建了这个动物救助站。在半山腰上还没靠近救助站,耳边就传来此起彼伏的狗叫声。走进救助站,1400多只动物大部分关在笼子里,一部分猫狗在固定的区域散养,四匹马拴在十来平方的马棚里。因为动物们长期没有洗澡,加之众多动物的粪便尿液混杂在一次,救助站里的味道异常浓烈。老唐说,很少有人能忍受这样恶劣的环境,有志愿者和爱心人士来帮忙直接被熏吐了,来过一次以后就再也不来了。

  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文军红已经坚持了二十年,每天早上六点钟不到就会起床,给小奶狗们喂奶打针,巡视一下生病的“毛孩子”,1400多只动物的笼子,需要挨个打扫清洁。如果不用出去救助流浪猫狗,她会忙碌上一整天,直到凌晨两三点钟才会躺下,平均一天只能睡三到四个小时。

  文军红与流浪动物结缘是在二十多年前。那时候她是一家国营厂的技术职工,有一次她和几岁大的女儿在街上救了一只受伤的流浪狗,收养回家,起名叫“文静”。“文静”陪伴了母女九年后,便离世了。从此开始,文军红便注意到街上的流浪狗,开始不断收养。最开始是收养在家里,被邻居举报投诉后,便特地租了废弃厂房用以专门收养流浪动物。文军红说,那个时候她做义工的一个救助站的站长就告诫过她,千万不要失去理智,救助没有回头路……

  “她真的对这些动物太好了。她可以通宵照看小狗,会把生病需要照顾的狗放在床上,甚至狗儿尿在了床上,她自己睡打湿了的地方……”老唐最开始就跟着文军红在救助站工作,以前专门负责开车去救助接狗,由于今年救助站原来的工人觉得工资太低、活太累就走了,人手不够,他现在也在救助站里帮忙打扫卫生。老唐透露,救助站的工人们三月份到现在的工资都还是拖欠着的。

  老唐说,每天早上工人三点就起床,给动物们做饭,500斤大米要用4个巨大的电饭煲煮6个小时才能煮完。此后就挨个收拾笼子,清扫粪便,清理水盆食盆,一直到晚上十点,工人们才会结束一天的工作。救助站环境恶劣,活也太重,工资不高,根本留不下工人,已经换了好几茬。

  “我觉得她有点过了。”虽然拿着文军红给的工资,老唐也直言不讳。老唐告诉记者,每天仅仅是大米就要消耗掉五六百斤,还要加上狗粮、鸭肝等;救助站每个月的水电也接近两万;每个工人的月工资是2500元,加起来就是一万元;一年的房租是4万元。救助动物后还要去送去宠物医院洗澡剃毛绝育,这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附近的宠物医院基本都欠了几万块。

  文军红仔细算了算,救助站每个月的支出至少需要8万元,一年基本的费用就要将近一百多万。这些年,文军红已经把家底掏空,还在外面高筑债台。文军红负债收养1000多只流浪狗的故事经过媒体的报道,受到了各界爱心人士的关注,捐粮捐物,也有志愿者来到救助站“帮忙”。

  在热心人士帮忙建的微信群里,每天都有群友募捐,不过钱也并不多,平常一两百,最多的时候有一两千。但这样的数字对于救助站庞大的消耗来说是杯水车薪,只能是聊胜于无。

  一些人每次从屠宰场或拦车救下的猫狗无处安放,就会联系文军红救助。有时候少则几百只,多则上千只,数量多的时候,文军红也只能联系各家救助站,每家分一点,分开救助。附近派出所收治了流浪狗也会送到救助站来。

  也有人在知道了文阿姨救助站后,特意把自己的猫狗遗弃在位于大山深处的救助站的大门前。在接受采访的前两天,文军红准备出门办事时,打开大门却看到一只泰迪和三只还没有断奶的幼崽。她知道这又是有人专门遗弃在门口的,摇了摇头,赶紧将淋雨的狗崽抱回救助站,狗妈妈自己也跟着走了进去。

  有些家养宠物,因为怀孕、搬家,或是干脆不想养了,主人便将宠物送来救助站。有一次文军红拒绝收养,对方便直接把狗丢在了门口,甚至直接威胁说:“你不收,我就在你门前弄死。”

  文军红知道自己早就承受不起了,也知道别人在利用她的不忍心。可她却说:“可是那些可怜的小狗摆在我面前,我又无法狠下心来不收养。”健康的、残疾的、生病的……出名后这大半年,文军红在救助站门口“捡”回了40多只“毛孩子”。

  文军红又不愿意接受收养。她说:“以前被领养走的狗儿,过不了多久就送人了、病死了……有些人嫌贵,也不肯给狗狗治病……”她以前为了这些事哭过好多次,后来面对领养,她开始变得谨慎。

  一般要熟人介绍来,知根知底,要有稳定收入,有固定居所,家人要同意,要有爱心、有耐心,要接受定期回访……在文军红的救助站领养宠物的门槛很高,所以很少有人能够在这里领养宠物。

  救助站“只进不出”,负担日益加剧。八月初,文军红病倒了,直接在她的动物救助站里晕了过去。老唐说,要不是直接晕倒在救助站,被送去了医院,她还会拖着不肯去看病,因为看病要花钱。

  这次检查结果出来是脑动脉瘤,还有长期饮食不规律的胃病,拖垮了文军红的身体。医生告诫她,虽然是良性肿瘤,但位置长得不好,要避免劳累和干重活。文军红没有听从医生的建议,甚至不打算住院,因为她放不下山上的“毛孩子”。折中了一个方案,每天早上五六点下山到医院接受治疗,晚上五六点又回到山上照顾“毛孩子们”。

  8月11日下午,文军红准备在检查结果出来后就偷偷办理出院手续,赶回山上照顾“毛孩子”,结果被担心她的女儿堵在医院楼下,乖乖地跟女儿吃了饭回家。可她脑海里想着的,是山上的“毛孩子”。

  “如果这一次倒下没能起来,你想过救助站以后怎么办吗?”面对这个问题,今年已经69岁的文军红沉默了许久才回答:“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Copyright @ 2011-2021 滚球宠物机构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

地址:西咸新区秦汉新城正阳办张家湾村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