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9-66889887
地址: 西咸新区秦汉新城正阳办张家湾村58号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盘锦男子小区被狗咬伤后草坪放药鸡肝毒死业主宠物犬!获刑三年
发布日期:2021-07-19

  一年前,辽宁盘锦一名男子曾被小区内一只狗咬伤,而选择投毒在草坪,导致小区多名业主的宠物狗中毒身亡。

  近日,南都记者获悉,该男子因犯投放危险物质罪,被当地法院一审判处3年有期徒刑。对此,有律师向南都记者表示,给狗投毒的行为的确违法,但判处故意毁坏财物罪会更加适宜。

  2017年8月28日晚11点,辽宁盘锦某小区业主陈某带着饲养的一条边牧犬和一条金毛犬在小区的草丛附近散步,回家后边牧犬开始呕吐,满屋乱跑、惨叫,倒地抽搐,随后两条犬均死亡。

  而后,小区内多名业主的狗接连死亡,业主们表示在呕吐物中发现了没喂食过的鸡肝。经鉴定,这些狗的胃内均检测出氟乙酸类杀鼠剂成分,而在小区的公共区域内也发现了毒鸡肝。

  投毒线索最终锁定在该小区一名业主的父亲邹某身上。2017年夏天,邹某去小区时被一只大黄狗咬伤,因此对散养的狗很反感,产生了毒死散养狗的想法。

  同年8月,他在购买鼠药泡鸡肝后,将鸡肝投放在该小区草坪内,导致5名小区住户饲养的6只宠物犬误食,最终中毒死亡。

  随后,邹某于2017年12月29日被执行逮捕,盘锦市大洼区人民检察院今年3月22日以邹某犯投放危险物质罪对其提起公诉。

  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5月11日,盘锦市大洼区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刑事判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六十七条三款之规定,被告人邹某犯投放危险物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上述法条规定,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

  邹某在法庭上辩称,目的是想毒死流浪狗,投放时未考虑毒鸡肝被人捡起来吃或是狗被毒死后被人吃了的后果。

  但法院认为,邹某仅凭自身喜恶,故意投放危险物质,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其行为已构成投放危险物质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

  判决书显示,法院经查认为,小区的绿化带属于集体业主共有,且具有开放性、流动性的特点,应当认定为公共场所,被告人在草坪中投放毒鸡肝的行为侵犯的法益不单纯指向宠物犬饲主的财产权,而是足以对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财产安全构成侵犯,故对辩护人主张被告犯故意毁坏财物罪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邹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可以从轻处罚。

  犬只疑似被投毒而中毒死亡的事件,今年已多次被媒体报道:4月4日,北京出现几十只宠物狗疑遭人投毒而离奇中毒死亡的事件;8月16日,成都有小狗疑似吃毒香肠而中毒死亡;8月17日,吉林有6只狗疑似吃毒羊肝中毒死亡;9月17日,济南出现3只刚满月的小狗,疑似被人投放农药中毒死亡事件。

  邹某因在小区毒死多只宠物狗被判三年一事,在网上引发热议。南都记者就此案的判决结果等相关问题对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常清、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浩、北京市中盾律师事务所律师杨文战进行采访。

  王常清:判决是否正确,取决于邹某投放的“毒鸡肝”是否属于“危险物质”,即是否会对人身安全造成危胁。如该“毒鸡肝”可能造成人员中毒,导致伤亡,邹某构成犯罪。

  周浩:我认为,法院判决邹某构成投放危险物质罪不妥。理由是,《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的投放危险物质罪保护法益是不特定多数人的公共安全。本案中,邹某利用宠物狗在草丛花坛等绿化带等地觅食的自然习惯,用毒物杀害他人饲养的宠物狗。

  从投放地点来看,草丛等绿化带内的毒鸡肝,没有危及不特定人的生命或者重大财产安全,针对的只能是小区内部的一些小动物。在我看来,本案认定为故意毁坏财物罪更为适宜。

  杨文战:我个人认为判决所适用的罪名不妥。依《刑法》规定,投放危险物质罪的危害对象是公共安全,通常这个公共安全既包括对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安全,也包括不特定的重大公私财产安全。邹某的主观目的是毒狗,客观上实施的行为是在小区的草坪中投放鼠药泡过鸡肝。我认为在草坪里投放散落的鸡肝正常应不会有人去捡食,所以该行为不宜认定为“对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造成侵犯。可能食用草坪内毒鸡肝的宠物猫狗属于他人财产,但这个罪名对财产的危害一般要达到可能危险重大财产安全的程度,就这一点讲应该也达不到该罪名的条件。

  就这个案子来讲,我认为以投放危险物质罪认定并不恰当。以故意毁坏财物罪追究责任比较合适。认知的不同,关键在是否认为“该投放危险物质的行为会对不特定的人造成危害”。

  两个罪名的区别在于,前者只要实施了投放危险物质的行为就构成犯罪,不管有没有造成后果,后者要毁坏的财产达到一定价值才构成犯罪。同样是本案,按投放危险物质罪定罪最低是3年,而按故意毁坏财产罪定罪最高是3年。

  王常清:灭鼠要看鼠药是否可能造成人中毒伤亡,如果可能导致人中毒,则要看灭鼠者是否采取了必要的安全提示等措施。如未采取措施造成人员伤亡的,也可能构成犯罪。

  周浩:小区毒狗与保安灭鼠,二者的主客观方面区别明显,一个是具有财产价值的宠物;一个是有害的动物。一个是毁坏他人财物,一个是有益业主。

  杨文战:灭鼠是除害,不是针对他人合法财产,毒狗是侵犯他人合法权益。从投放表现上看,灭鼠都有规范性要求,投放在专门的毒饵站里,最大限度避免被人或其它宠物食用。小区内毒狗,一般是散落投放浸过毒的食品,对他人人身财产安全的保护上显然不够。

  王常清:单纯的毒狗,投放对人身没有危害的物质,不构成投放危险物质罪(可能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本案中应该有对毒鸡肝的鉴定意见,法院的着眼点还是对人身安全的保护。

  周浩:毒死宠物狗,明显侵害的是宠物犬饲养主的财产权,但是法院裁判却将绿化带这种投毒地点扩大为影响不特定人的安全。即便要惩治伤害宠物的行为,也不应矫枉过正。

  杨文战:近年来人狗矛盾越来越多,既包括狗咬人,也包括人害狗。呼吁严格规范养狗立法的说法有,呼吁立法保护非野生动物的也有。确实该重视这类问题,但这种地方基层法院的判决还不足以产生足够的权威示范效应,而且目前只是一审判决,不排除被告上诉的可能,因此不能判断我们国家司法机关对此类问题有什么新的动向或倾向。但不管是按投放危险物质罪来追究还是按故意毁坏财产罪来追究,给狗投毒的行为肯定是违法的。

Copyright @ 2011-2021 滚球宠物机构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

地址:西咸新区秦汉新城正阳办张家湾村58号